十八岁以后的样子

本文由 chenliang 于 2017-11-8 19:19 发布在  杂谈    

以前每年夏天在工体喝酒之后,我都会打车回家。脑袋晕乎乎的我,在出租车里看着北京饭店,天安门,百盛,彩虹桥呼啸而过。接着是工会,铁路局,军博……它们如同是散落在地上的一串纽扣。

长安街让我心安。这条宽八条车道的长街在夜晚被路灯点燃,泛着带有荧光的昏黄。它如同人的一生。从东边国贸熙熙攘攘开始,慢慢向西延伸,平静,悠闲,踏实的如一块被太阳烧过然而又冷却下来的石头。西边石景山的夏天,沉沉午睡时听见的嘹亮蝉鸣预示了一种生命的轮回。这条路在八宝山结束,车子刹住了,是该下车了。那是安静得不能再安静的长久停歇。

在箭厂胡同的啤酒吧里,我跟高中好友坐下聊天。大约是10点的时候,我忽然意识到,北京seo俩小时后就是他的25岁生日了。

生日快乐,我说。

我早不过生日了。他喝了口啤酒。

为啥?

没什么可过的,18岁以后都一样。

我最近焦虑的时候会想,我说,我想我要是死了,就葬在八宝山。哪儿也不去,离家近。这么想想,我还有点儿安慰。

嘿,你以为你能葬在那儿啊!好友笑了起来。你有什么革命资格哇?想葬就葬?

我愣了。

别以为你住哪儿你就能葬哪儿。好友说,我家1920年代的祖坟,北边的,我都还指不准进不进的去呢。现在每年还交管理费。

我晃着腿,咬着玻璃杯边儿,忽然想起了盖茨比的最后一句话:

于是我们奋力向前,逆流而上,不停倒退,回到过去。

回到过去?

扑哧。

标签: 十八岁

发表评论:

真假鉴定正品店铺新品推荐最新新闻杂谈RSS网站地图回力鞋

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新百伦574 & Themes by New Balance官网